• 周一. 1月 17th, 2022

一件虚拟裙子95万元 元宇宙的奢侈品:卖创意还是“炒冷饭”?

adminp4mrw

12月 22, 2021

一件虚拟裙子95万元 元宇宙的奢侈品:卖创意还是“炒冷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周瑞峰编译为了一个铂金包,你可能要在爱马仕的等候名单上等很多年。

但对某些人来说,他们不喜欢现实中的奢侈品,他们想要的,是一个虚拟世界的包包。

TheDematerialised是一家英国初创公司,联合创始人卡琳娜·诺布斯将其称为你梦想中的数字百货商店。 这是一家只存在于网上的服装店,只卖虚拟奢侈品。 该公司于2020年12月12日推出了第一件商品一件银色毛衣,售价121欧元(约合871元)。

就像她之后的所有作品一样,1212张渲染图在3小时内全部售出。 诺布斯还与荷兰虚拟时装公司Fabricant合作,用户可以在VRChat等社交平台上为自己的数字化身制作专属服装。 买家将获得一个NFT(Non-FungibleTokens),这是运行在区块链技术上的虚拟所有权证书。

有了这个证明,拥有者就可以在VRChat上展示服装。

花高价购买虚拟奢侈品,这看起来可能很傻,但许多玩家一直用这些东西打造自己的虚拟身份,这和现实生活中没什么两样。

时尚界的高管们也在认真审视这一趋势,尤其是在互联网巨头Facebook更名为Meta之后。 该公司致力于创造一个模拟世界,让用户可以像在现实中一样互动。

在Meta10月份发布的一段视频中,马克·扎克伯格使用他和他的同事的虚拟形象试衣服、打牌、甚至去冲浪。 扎克伯格称:虚拟形象将像头像一样普遍,但它们将不再是静态的图片,而是你、你的表情和你的手势的3D展现。

你将拥有适用于不同场合的虚拟服装,这些服装由不同的创造者提供,给你带来不同的体验。 他描述了Meta将如何帮助创造者制作服装,家居装饰,以及如何将它们从一个平台转移到另一个平台比如,从Meta宇宙到《光晕》的游戏世界。

Epic是元宇宙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旗下游戏《堡垒之夜》颇受欢迎。

该公司的CEO蒂姆·斯威尼将元宇宙比作一个适用于所有操作系统的应用商店。

斯威尼称,在未来几十年里,元宇宙的市值或达数万亿美元,而且对所有公司平等开放。 TheDematerialised是虚拟奢侈品领域的先行者。

除了VRChat,该商店的商品还可以出现在其他基于区块链的世界中,如Decentraland、Cryptovoxels和SomniumSpace。

如果按照扎克伯格预测的那样,虚拟奢侈品很快将成为数字世界的共性。

古驰(Gucci)、巴黎世家(Balenciaga)和博柏利(Burberry)等品牌都推出了相应的虚拟产品。

为什么奢侈品成了元宇宙的先行者没有哪个传统行业像时尚圈这么迅速地接受了元宇宙。

这与20年前截然不同,当时各大品牌对电商嗤之以鼻。 据ForresterResearch调查显示,截至2008年,只有三分之一的奢侈品公司有网络销售渠道。

彼时,亚马逊推出Prime会员都有3年了。

2016年3月,就在许多虚拟世界诞生之前,克里·墨菲与他人共同创立了Fabricant,这是TheDematerialised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 Fabricant的第一个大项目是受奢侈品百货所托,用3D技术给近100个奢侈品牌的真实服装做渲染。

但墨菲希望公司能有自己的作品。

2019年初,Fabricant与区块链公司DapperLabs合作,推出了第一件虚拟服装一件连衣裙,并于同年5月在纽约Ethereal虚拟峰会上拍卖。

当时这件连衣裙的成交价相当于9500美元。

(相同数量的加密货币现在价值约150000美元,约合95万元)。 墨菲说:我们真的卖掉了一个JPEG,一张图片,还有一个验证所有权u盘。

买家把这件衣服送给了妻子,妻子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自己穿着这件衣服的照片。

过去两年,墨菲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做类似的生意。

Fabricant现在有了自己的平台,目前处于测试阶段。 墨菲称,用户可以在区块链上创造属于自己的时尚,并将其作为皮肤用于多个不同的游戏中,我们让每个人都能成为时尚设计师。

由于不需要购买原材料,劳动力付出也很少,虚拟服装几乎是利润拉满。 (缝制一件高级定制服装需要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而调整编程好的服装模板只需要几分钟)元宇宙也实现了许多奇思妙想。 毕竟,没有了现实世界的诸多限制,服装可以做成设计师想要的任何东西。 任何拥有几十年设计档案的公司都可以将这些知识产权转化为新的收入,以元数据形式重新炒冷饭。 有元宇宙教母之称的凯西·哈克说:并不是在元宇宙中创造的所有东西都必须是新的。

他们(奢侈品牌)可以利用自己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把历久弥新的设计展示给新生代(消费者)。 怀旧是一种强大的情感,创造力永在。 元宇宙:奥莱终结者?冈萨洛·克鲁兹认为,资源意识将刺激虚拟奢侈品的繁荣。 他是一家技术供应商的CEO,该公司帮助奢侈品牌做服装的3D渲染。 他的客户包括开云(Kering)和路威酩轩(LVMH)这两家大型奢侈品集团。

克鲁兹指出,虚拟奢侈品可以解决该行业供过于求的问题。 他说:每个品牌都存在生产过剩、库存过剩的问题。

过季商品,打折甩卖,永无休止。 在奥莱随时都有打折优惠,这贬低了品牌的价值。 他认为,通过引导消费者购买虚拟产品,品牌商几乎可以消除季末促销。

想象一场虚拟的时装秀一群虚拟模特穿着各种设计的服装在假想的T台上走来走去。

消费者可以看秀下单,品牌商按订单生产,而不是像在Zara或拉夫劳伦店里摆满衣服让人试穿。 或者,如果这套衣服只是为了搭配虚拟世界里的奢侈品包包,那么它根本就不需要被制作出来。 你在虚拟世界里看到的服装将作为NFT出售,价高者得,就像专利一样。 买家不会收到实物,但如果他们想做一件,他们可以得到所需的技术信息。

二手市场和奢侈品鉴定也将日薄西山?奢侈品牌竞相采用NFT和虚拟设计还有另一个原因:二手市场。

NFT的设置让这些品牌终于能从一个他们长期以来都想打入的市场中获利。 NFT保证了产品的真伪,从而防止了仿冒品的出现。

通常情况下,如果在二手网站上出售某件商品,爱马仕一分钱也赚不到。 但数字产品在转售时仍有收益机会。 智能证书或NFT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未来的交易中加入版税或收益分成,确保原始设计师能获得一定比例的收益。 Fabricant已经在其虚拟平台上采用了这种方式,即在首次购买服装后转售时收取5%的版税。 大家会穿着皇帝的新装上街吗?简而言之,不会。 至少现在不会。 虚拟时装仍然是一项利基市场的业务。 最大的障碍之一,仍然是如何穿着买来的衣服。

正如扎克伯格所言,元宇宙之间存在着技术障碍。 在他的Meta演讲中也提到了增强现实眼镜,但距离实现还很遥远。

(虚拟服装可以穿在身上,戴着AR眼镜可以看到。 )但如今有整整一代的年轻人,他们是玩着电子游戏长大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的虚拟形象和拥有的东西是有价值的。 对他们来说,投资数字外观很有意义。 因此,虽然距离这些想法的开花结果似乎还很远,但消费者基础已经根深蒂固了。 大公司已在布局,赚得盆满钵满某些大公司已经在元宇宙中占据一席之地了。 例如,在《Roblox》上的快闪店古驰花园,一个包能卖出4000美元的高价。

耐克公司也宣布与该平台建立合作关系,以创建一个以该公司位于俄勒冈州的总部为模型的虚拟世界,提供独家商品出售。

今年9月,巴黎世家在《堡垒之夜》上推出了一系列服装。

这些皮肤可以通过游戏币V-Bucks购买。

(V-Bucks需要充值才能获得)TommyHilfiger的风投部门宣布与营销机构EWGVirtual合作,专注于v-commerce。 Burberry也在数字领域发力,于今年6月宣布与游戏公司MythiacalGames合作,为后者开发的游戏《BlankosBlockParty》设计了限量版BlankoNFT虚拟玩偶。

但是杜嘉班纳更会玩。

今年9月,在威尼斯的AltaModa时装秀上,该品牌推出了9件风格各异的服装。

其中四件是纯虚拟的;剩下的五件既有数字版,也有货真价实的服装。

这批服装在拍卖会上最终以57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

编译自彭博社,MarketWatch责编:郭霁瑶。